祖逖简介-东晋军事家,闻鸡起舞主人公

祖逖(266年-321年),字士稚,范阳遒县(今保定市涞水县)人,东晋军事家。
祖逖出身于范阳祖氏,曾任司州主簿、大司马掾、骠骑祭酒、太子中舍人等职,后率亲党避乱于江淮,被授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建武元年(317年)率部北伐,得到各地人民的响应,数年间收复黄河以南大片领土,使得石勒不敢南侵,进封镇西将军。但因势力强盛,受到东晋朝廷的忌惮。
太兴四年(321年),朝廷命戴渊出镇合肥,以牵制祖逖。祖逖目睹朝内明争暗斗,国事日非,忧愤而死,追赠车骑将军,部众被弟弟祖约接掌。北伐大业也因此而功败垂成。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祖家为北地大族,世代都有两千石的高官。祖逖少年时生性豁荡,不拘小节,轻财重义,慷慨有志节,常周济贫困,深受乡党宗族敬重。他成年后发奋读书,博览书籍,涉猎古今,时人都称其有赞世之才。
效力诸王
太康十年(289年),侨居阳平郡的祖逖被郡府举为孝廉,又被司隶举为秀才,但都没有应命。后来,祖逖刘琨一同出任司州主簿。两人的关系十分融洽,常纵论世事,有时夜深还不能入睡,拥被起坐,相互勉励道:“如果天下大乱,豪杰并起,你我二人应在中原干出一番事业!”
元康元年(291年),八王之乱爆发。祖逖得到诸王的重视,先后效力于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豫章王司马炽,历任大司马府掾属、骠骑将军府祭酒、主簿、太子中舍人、豫章王府从事中郎。
永兴元年(304年),东海王司马越晋惠帝讨伐成都王司马颖。祖逖也随军出征,不料在荡阴战败,逃回洛阳。惠帝被挟持到长安后,范阳王司马虓、高密王司马略、平昌公司马模竞相征召祖逖,但他都不肯应命。后来,司马越任命祖逖为典兵参军、济阴太守。但祖逖适遇母丧,遂守孝不出。
率众南下
永嘉五年(311年),洛阳陷落,祖逖率亲族乡党数百家南下,避乱于淮泗。他躬自步行,把车马让给老弱病人,又把粮食、衣物和药品分给别人。逃亡途中多遇盗贼险阻,祖逖应付自如,被同行诸人推为“行主”。到达泗口(治今江苏徐州)后,祖逖被琅琊王司马睿任命为徐州刺史,不久又被征为军谘祭酒,率部屯驻京口(治今江苏镇江)。
建兴元年(313年),晋愍帝即位,以司马睿为侍中、左丞相、大都督陕东诸军事,命其率兵赴洛阳勤王。当时,司马睿正开拓江南,根本无意北伐。祖逖进言道:“晋室之乱,并不是皇帝无道,百姓造反,而是藩王争权,自相残杀,给了夷狄可乘之机。如今北地百姓备受蹂躏,都有奋起反击之志。大王如能命将出师,让祖逖等人为统领,江北豪杰必定会望风响应,沦亡人士也会欢欣鼓舞。如此,也许可以申雪国耻。”司马睿虽不愿北伐,却也不便公开反对,于是任命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但却只拨予千人粮饷、三千匹布帛,让他自募战士,自造兵器。
收复豫州
司马睿的消极态度,并未动摇祖逖的北伐决心。祖逖率领跟随自己南下的宗族部曲百余家,毅然从京口渡江北上,并在大江之中,用力拍击船楫,立誓要扫清中原。他在渡江后,暂驻淮阴,起炉冶铁,铸造兵器,又招募到士兵二千多人。当时,兖豫一带有豪强张平、樊雅,占据谯城,聚坞自保,有兵数千人,只是在名义上臣服于司马睿,接受其授予的官职。张平部下还有董瞻、于武、谢浮等十多支小部队,各有数百人。
建武元年(317年),祖逖进驻芦洲(治今安徽亳县),派参军殷乂去联络张樊二人。但殷乂却轻蔑张平,认为他不能保住头颅。张平怒杀殷乂,并拥兵固守,与北伐军对抗。祖逖攻城不下,遂使用离间计,引诱张平部将谢浮。谢浮借与张平商讨军情之机,杀死张平,率众归降。祖逖进据太丘,但因军中乏食,处境艰难。
张平死后,樊雅仍占据谯城。樊雅率众夜袭,直逼祖逖大营,军中大乱。祖逖沉着指挥,督护董昭英勇杀敌,终于击退樊雅。祖逖又率部追讨,却遭到张平余部的迎击,便向蓬坞堡主陈川、南中郎将王含求援。陈川、王含分别派部将李头、桓宣率军助战。祖逖让桓宣去劝降樊雅,桓宣单马入谯城,对樊雅道:“祖逖正准备荡平刘聪、石勒,需要仰仗你作为后援。先前是殷乂轻薄无礼,并非祖逖本意。如果现在和解,既可建立忠勋,又能保全富贵。但若还要固执,朝廷派出猛将,凭你手下乌合之众,依据一座危城,北边又有强贼窥伺,万无一全。”樊雅遂出城归降。
祖逖攻占谯城后,终于在豫州站住脚跟,打通了北伐的通道。桓宣则率部返回。不久,石虎围困谯城,王含又遣桓宣来救。石虎闻听桓宣前来,撤军而退。桓宣于是留在谯城,协助祖逖征讨不肯归附的坞堡武装。太兴元年(318年),司马睿在建康称帝,建立东晋,是为晋元帝
对抗后赵
李头在征讨樊雅时,力战有功,颇得祖逖礼遇,常叹道:“我若能得祖逖为主,虽死无恨。”陈川闻知大怒,遂杀死李头,李头的亲信冯宠便率所部四百多人投奔祖逖。陈川更加恼怒,派部将魏硕劫掠豫州诸郡,结果被祖逖派兵击溃。陈川非常恐惧,便率部归附后赵石勒。太兴二年(319年),祖逖出兵征讨陈川。石虎则率五万大军救援,结果被祖逖击败。他洗劫豫州,带着陈川回师襄国,并留部将桃豹戍守蓬陂坞。
太兴三年(320年),祖逖派韩潜镇守蓬陂坞东台,桃豹退据西台。两军对峙四十余日后,祖逖设计令赵军以为晋军兵粮充足,挫其士气。他又在汴水设伏,尽夺石勒运给桃豹的军粮,逼得桃豹退守东燕城。祖逖命韩潜进占封丘,压逼桃豹,自己则进屯雍丘(治今河南杞县)。
击退桃豹后,祖逖又多次出兵邀截赵军,使石勒在河南的力量迅速萎缩。河南境内有赵固、上官巳、李矩、郭默等割据集团,各据一方,经常兵戎相见。祖逖遣使调和,示以祸福,晓以大义,使赵固等人都服从自己的统一指挥,成功收复黄河以南中原地区的大部分土地。当时黄河沿岸还有一些坞堡主,迫于后赵兵势,不得不臣服于石勒,送子弟到襄国为质。祖逖理解他们的处境,有时还会派出小股部队,伪装抄略这些坞堡,以表明他们并未归附晋朝,消解石勒的疑心。诸坞感恩戴德,经常帮助北伐军刺探情报。祖逖因此在战场上始终处于主动地位,屡破赵军。
祖逖礼贤下士,善于体恤民情,即使是关系疏远、地位低下之人,也能施布恩信,予以礼遇。将士稍有微功,便会加以赏赐。他生活俭朴,不畜资产,劝督农桑,带头发展生产,又收葬枯骨,深得民心。刘琨在给亲戚写信时,大力称颂祖逖威德,晋元帝也下诏擢升他为镇西将军。石勒见祖逖势力强盛,不敢南侵,命人在成皋县为其母修墓,又致信请求互市。祖逖虽未回信,却任凭双方互市,为此收利十倍,兵马日益强壮。后来,祖逖部将童建叛归后赵,石勒将其斩杀,向祖逖示好。祖逖亦与石勒修好,禁止边将进侵后赵,边境暂得和平。
忧愤病逝
太兴四年(321年),晋元帝任命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司州刺史,出镇合肥。祖逖认为戴渊虽有才望,却无远见卓识,而且自己辛苦收复河南,却仍不得朝廷信任,心中甚为不快。不久,祖逖又听闻王敦跋扈,朝廷内部矛盾日益尖锐的消息,担心内乱爆发,北伐难成,以致忧愤成疾。
祖逖虽患病,但仍图进取,抱病营缮虎牢城。虎牢城北临黄河,西接成皋,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他担心城南没有坚固的壁垒,易被敌军攻破,特意派从子祖济率众修筑壁垒。但壁垒尚未修成,祖逖便在雍丘病逝,时年五十六岁。
祖逖死后,豫州百姓如丧父母,谯梁百姓还为他修建祠堂。晋元帝追赠祖逖为车骑将军,并命其弟祖约接掌其部众。后赵趁机入侵河南,祖约难以抵御,退据寿春。祖逖收复的河南大片土地最终又被后赵攻陷。

人物评价

历代评价
•唐代
房玄龄:①祖逖散谷周贫,闻鸡暗舞,思中原之燎火,幸天步之多艰,原其素怀,抑为贪乱者矣。及金行中毁,乾维失统,三后流亡,递萦居彘之祸,六戎横噬,交肆长蛇之毒,于是素丝改色,跅弛易情,各运奇才,并腾英气,遇时屯而感激,因世乱以驱驰,陈力危邦,犯疾风而表劲,励其贞操,契寒松而立节,咸能自致三铉,成名一时。古人有言曰:“世乱识忠良。”益斯之谓矣。……士稚叶迹中兴,克复九州之半,而灾星告衅,笠毂徒招,惜矣!②祖生烈烈,夙怀奇节。扣楫中流,誓清凶孽。邻丑景附,遗萌载悦。天妖是征,国耻奚雪!
魏元忠:夫有志之士,在富贵之与贫贱,皆思立于功名,冀传芳于竹帛。故班超投笔而叹,祖逖击楫而誓,此皆有其才而申其用矣。
李白刘琨与祖逖,起舞鸡鸣晨。虽有匡济心,终为乐祸人。(诗作《避地司空原言怀》)
胡曾:策马行行到豫州,祖生寂寞水空流。当时更有三年寿,石勒寻为关下囚。(诗作《咏史诗·豫州》)
•宋代
孙何:历代将帅多出儒者,臣不敢援引三代,请以炎汉之后言之。光武有邓禹刘备诸葛亮西晋有羊祜、杜预,东晋有祖逖、谢玄苻坚则有王猛,后魏则有崔浩,梁则有谢艾,隋则有高熲。至于唐室儒将尤多,若郭元振之镇陇右、狄仁杰之帅河北、裴度之平淮蔡、温造之定兴元。此数臣者,皆有尊主庇民之功,善始令终之德,一时武臣,未有出其右者。
范仲淹伊尹负鼎,太公直钩,仲尼却侏儒以尊鲁,夷吾就缧绁而霸齐,蔺相如夺璧于彊邻,诸葛亮邀主于敝庐,陈汤矫制而大破单于,祖逖誓江而克清中原,房乔仗策于军门,姚崇臂鹰于渭上,此前代圣贤,非不奇也。
王质:李牧之在雁门,法主于守,守乃所以为战;祖逖之在河南,法主于战,战乃所以为和;羊祜之在襄阳,法主于和,和乃所以为守。是和战、守本殊涂而同归者也。
苏辙:晋元帝初定江南,未遑北伐,以逖为豫州刺史,使进屯淮阴。逖兵力甚弱,乃铸造兵器,招合离散,稍诛锄叛涣,复进据谯,然未尝为深入计也。石勒遣兵攻逖。逖辄就破其众。每于兵间,勤身节用,礼下贤俊,怀抚初附,专以恩信接人,不尚诈力,故人争为之用。自黄河以南,尽为晋土。虽石勒之强,不敢以兵窥其境。逖母葬成皋,勒使人修其墓,复遣使通好,且求互市。逖不答其使,而许其市,通南北之货,多获其利。方将经略河北,而帝使戴若思拥节直据其上。逖怏怏不得志死。盖敌强将弱,能知自守之为利者,唯逖一人。夫惟知自守之为进取,而后可以言进取也哉!
曹勋:东晋之渡江也,谋复中原之臣,如刘琨、祖逖、庾翼、桓温之徒,皆可以有立,而卒不能成功者,天定也。
傅伯寿:尹吉甫之伐俨狁,召虎之平淮夷,皆为有周中兴之名将;陈汤之斩单于,傅介子之刺楼兰,冯奉世之平莎车,班超之定西域,皆为有汉之隽功。在晋则谢安宴衍以靖胡寇,祖逖击楫暂清中原;在唐则王忠嗣之抚众守边,张巡之百战死敌,忠义谋略,卓然冠于一时而垂于后代。
陆九渊:诸葛孔明抱膝长啸,祖逖之闻鸡起舞,虽其功业不能大酬其志,而人皆信其始志之不妄也。
章如愚:晋室衰防之际,祖逖防起于群不逞中,骤能收合余烬,击楫奋忠,将斗粮尺兵横轧强敌,不数载间,俾黄河以南,尽为晋土。虽以石勒骁雄,战无留敌,而终逖之任,垂涎河济之外,不敢形南牧之志,则势之强弱,显在于人,岂以东西南北为限哉。逖之功所以不成,则任之不专,而年之不永耳。向使晋室有幸能专逖之任,而天假之年,则刘石父子之间,虽无安史之祸,东晋所有之地,虽无肃代之广,庸知不能成李郭兴复之功乎?
刘克庄:石勒长驱,晋公卿皆为俘虏,王衍惧而劝进,于时豪杰之士奋然。以勒为不足畏而敢与之抗者,祖逖、刘琨而已。
徐钧:慷慨才能立志坚,计谋端可定中原。晋元倘使图经略,事业韩彭可比肩。(诗作《史咏·祖逖》)
吴渊:夫霍去病之志灭匈奴,祖逖之誓清中原,此疆场之臣之所谓忠;诸葛亮之经事综物,陶侃之运甓惜阴,此疆场之臣之所谓勤。
李昴英:祖逖一司州主簿耳,以千人廪募众铸兵,而自河以南复为晋土,非天下之奇才,孰能办此。
文天祥:平生祖豫州,白首起大事。东门长啸儿,为逊一头地。何哉戴若思,中道奋螳臂。豪杰事垂成,今古为短气。(诗作來《祖逖洎頭》)條
胡三省:逖听河上诸坞两属,此用间之智也。然石勒为逖修祖、父墓,斩童建而送其首,亦所姿懈逖推锋越河之心。
•元代
张宪:四海芒芒混尘土,中原兴废谁能数。神州陆沉自有由,后人空罪王夷甫。王夷甫清谈亦解误人主,英雄岂无祖士稚,终令神器资强虏。(诗作《渡杨子江怀祖豫州》)
陶安:鸡鸣午夜不堪听,誓取中原一扫清。河内总收归晋土,任他西北现妖星。(诗作《咏史十五首》)
•明代
何乔新:洛阳双鹅飞冲天,兵尘澒洞如云烟。将军雅志翊皇极,闻鸡起舞心茫然。晋阳有聪赵有勒,豺虎凭陵恣残贼。中原大半警狼烽,谁向河南剪荆棘。嘐嘐夜半荒鸡鸣,情知此声非恶声。披衣慷慨防剑舞,英气耿耿摩苍冥。一舞龙光竞挥霍,眼中已自无屠各。再舞顿挫腾雪霜,欲扫欃枪靖沙漠。可怜琅琊无远图,谩凭天险保三吴。将军气欲吞吐谷,渡河击楫声呜呜。屯兵雍丘威赫赫,敌军破胆频败北。关河部落尽来归,谯沛遗民咸仰德。两京未复功未成,妖星夜照镇西营。天不祐晋将军殁,千载英雄长涕零。(诗作《题祖逖闻鸡起舞图》)
袁褧:因叹昔人论司马氏之祚亡于清谈,斯言也无乃过甚矣乎……王茂弘、祖士稚之流,才通气峻,心翼王室,又斑斑载诸册简。是可非者载?
李舜臣:自吴以下,围于江东者凡六朝。周瑜有赤壁之胜,祖逖有谯城之胜,褚裒有彭城之胜,桓温有灞上之胜,谢玄有淝水之胜,刘裕有关中之胜,到彦之有淮南之胜,萧衍有义阳之胜,陈庆之有洛阳之胜,吴明彻有准南之胜。此十人者,皆起江东之师,以取胜中原,然终不能渡江而北,定中原以一天下。
叶山:刘琨、祖逖、陶侃、温峤、卞壸之徒,以孤身而当乱离板荡之秋,以疏逖而乘分崩离析之际,卒能挺挺自树,或为八州之镇,或为上游之援,或为干城之倚,或为奸邪之所惮,而不敢□其凶,或为羌氐之所赖,而掖以戴其主,非偶然也。
李贽:击楫渡江,誓清中原,使石勒畏避者,此盗也,俗儒岂知。
李廷机:祖逖与刘琨,功名两相并。着鞭与枕戈,争把中原定。
谢肇淛:古今名世公卿,皆上应列宿,如诸葛武侯、祖逖、马燧、武元衡之属,皆将卒而星殒。
酉阳野史:闻鸡起舞渡江初,有志澄清复旧都。募士北行忘寡弱,中流击楫意图胡。剪平剧寇威声震,克进雍丘头不辜。晋福欠齐公欠寿,英雄含恨没长途。
高宇泰:晋日图中原,而仅得江左;宋尽力楚、蜀,而仅困临安。余则谓晋得一祖逖、宋得一宗泽,而俱不能用;其中原、楚、豫之事,亦无足言。然二人之在当时,虽恨弗克终事,尚得经营数载,于仓皇集国之际,呼动人心、振惊敌志,绵将绝之气而立既溃之防;其后国家稍能自立,皆因于此。
魏学洢:英雄不得志,此事休问天。刘生幽院死,祖生亦可怜。击楫渡中流,激昂先着鞭。一夫搆内难,壮士功不全。浩歌唾壶缺,使我泪涟涟。(《读史述·祖逖》)
黄淳耀:晋世之所以得其民者,非有如周汉之隆,而所以失其民者,亦非有如秦项之虐。石勒以无赖啸聚其间,不过乘司马氏骨肉相残之隙,煽惑逋逃迫而用之耳。向者逖进说元帝,以为“今遗黎既被残酷,人有奋击之志,大王诚能发威命将,使若逖等为之统主,则郡国豪杰必因风向赴。”此数言者可谓得其要领矣,故其济江之日,所将不过二千余人,未几而黄河以南尽为晋土。此虽逖之善于抚御,然亦人心未忍防晋之验也。石勒狡黠多智,禽苟晞,诱王浚,摧刘琨,算无遗策,而独差惮于逖者,以逖为人望,中州豪杰多归之。顾已以反为名,能合其众,而不能固势,将尽驱而归逖也,故为逖修坟墓、置守冢,冀以感逖,而又因其叛臣之来,斩而送之,阳以礼交,而阴以愚之。逖乃不悟,堕其术中,以至兖豫间壁垒叛者,皆不纳,于是乎自堕其党,而驱慕义之人以归贼也,岂不惜哉。夫天下雄杰智计之士,多出于虏掠之余奔窜之中,陈平归汉而项籍亡,许攸归魏而袁绍破,两人之在当日,则亦叛臣逃吏也。设汉高魏武皆拒而不纳,则两人者虽有深谋奇计,何由而效于明主之前乎?且夫慎固封守,各保分界,斯乃敌国相交之礼,如羊祜陆抗之时可尔。逖之视勒则贼也,语曰:“名其为贼,敌乃可服。”背逖而往者,逖得目之为叛臣逃吏,弃勒而来者,勒固不得而臣且吏之也。为逖计者,斩勒使,焚勒书,正言以谕贼曰:“向为石勒诖误者,皆吾赤子。自今以后,有斩勒首来归者,请于朝廷,爵万户,赐千金,拔身归命者听如是。”则足以寒乱贼之胆,鼓忠义之气,而亦示天下有能为矣。惜乎,逖之虑不出此也。(《祖逖论》)
王夫之:①盖刚者,自守则立体,不为物屈用之谓也。勇者,果决敢为体,遇事不怯用之谓也。故体虽不刚,但要不害其为勇。如刘琨、祖逖一流人,自守不峻而勇于为义,是不刚而勇也。用虽不勇,要不害其为刚。如汲黯、包拯一流人,固无喜于任事之意,而终不为物下,是不勇而刚也。②三代以下,用兵以道,而从容以收大功者,其唯羊叔子乎!祖逖之在雍邱,宗泽之在东京,屹立一方以图远略,与叔子等。乃逖卒而其弟称兵以犯顺,泽卒而部众瓦解以为盗,皆求功已急而不图其安,未尝学于叔子之道以弭三军之骄气,骄则未有能成而不乱者也。③晋初东渡,有若郗鉴、卞壸、桓彝之流,秉正而著立朝之节;纪瞻、祖逖、陶侃、温峤,忘身以弘济其艰危。
•清代
秦笃辉:祖逖行军不禁剽掠,其弟约后遂为乱,亦逖有以致之也。
蔡世远:安邦戡乱、徳盛礼恭,郭令公尚矣,周勃父子、温峤、李晟、祖逖、宗泽、孟拱、察罕帖木儿,或功已成,或志未就,亦足钦也。(《历代名臣传序》)
乾隆帝:佳城之人云姓祖,考迹睾然兴望古。越石竟让先着鞭,尚忆闻鸡共起舞。飞扬意气亘千秋,终不能埋三尺土。(诗作《祖逖墓》)
魏源:古豪杰之用世,有行事可及,而望不可及者,何哉?同恩而独使人感,同威而独使人畏,同功而其名独震,同位而其势独崇,此必有出于事业名位之外者矣,有德望,有才望,有清望。晏平仲、柳下惠、汲黯、霍光、羊祜、谢安、高允,其德望欤;子臧、季札、鲁仲连、杨震、李固、杨绾、元德秀,其清望欤;管仲、子产、信陵君乐毅贾谊、陈汤、祖逖、姚崇李德裕,其才望欤。
胡震:知襄子帅韩魏之甲以攻赵,而三家异谋,智伯之首竟为赵氏之饮器;苏秦合六国之纵以伐秦,而六国异心,叩关之师竟为秦人之俘虏;乐毅下齐七十余城,而参以骑劫,则燕兵溃;祖逖誓清中原,而制之戴若思,则河南失;唐九节度之师不立主帅,则虽李郭不免于败北,皆师之以舆尸而凶也。以是知,才不足以一兵权,职不足以专兵权,凶也。
李慈铭:若羊祜之厚重,杜预之练习,刘毅之劲直,王濬之武锐,刘弘之识量,江统之志操,周处之忠挺,周访之勇果,卞壸之风检,陶侃之干局,温峤之智节,祖逖之伉慨,郭璞之博奥,贺循之儒素,刘超之贞烈,蔡谟之检正,谢安之器度,王坦之之风格,孔愉之清正,王羲之之高简,皆庸中佼佼,足称晋世第一流者,盖二十人尽之矣。
张之洞:若强中御外之策,惟有以忠义号召合天下之心,以朝廷威灵合九州之力,乃天经地义之道,古今中外不易之理。昔盗跖才武拥众,而不能据一邑;田畴德望服人,而不能拒乌桓;祖逖智勇善战,在中原不能自立,南依于晋,而遂足以御石勒;宋弃汴京而南渡,中原数千里之遗民,人人可以自主矣,然两河结寨,陕州婴城莫能自保,宋用韩、岳为大将,而成破金之功;八字军亦太行民寨义勇也,先以不能战为人欺,刘锜用之,而有顺昌之捷;赵宗印起义兵于关中,连战破敌,王师败于富平,其众遂散。迨宋用吴玠、吴璘为将,而后保全蜀之险。盖惟国权能御敌国,民权断不能御敌国,势固然也。
丘逢甲:丈夫生当为祖豫州,渡江誓报祖国仇,中原不使群胡留。不然当作李邺侯,翩然衣白与帝游,天家骨肉畀无尤。(诗作《东山酒楼放歌》)
余嘉锡:宾客攻剽,而逖拥护之者,此古人使贪使诈之术也。孟尝君以鸡鸣狗盗之徒为食客,亦是此意。
蔡东藩:①江东如逖,寡二少双。②祖逖志士,击楫渡江,实为当时第一流人物,但大厦将倾,断非一木所能支持。③中流击楫誓澄清,百战河南众丑平。毕竟祖鞭先一著,虏庭也自慑威名。④若东晋将才,足以畏赵者,惟祖逖、陶侃二人。

轶事典故

闻鸡起舞
祖逖与刘琨一同担任司州主簿时,感情深厚,常常同床而卧,同被而眠。一次,祖逖半夜听到鸡叫,认为这是上天在激励他上进,便叫醒刘琨道:“此非恶声也。”然后与刘琨到屋外舞剑练武。后人用“闻鸡起舞”比喻有志报国的人即时奋起。
南塘一出
西晋灭亡后,祖逖心怀兴复之志,对门下宾客如子侄一般厚待,希望他们将来能为北伐建功。当时,扬州灾荒,门下宾客常劫掠富户。祖逖非但不管,还常主动问他们:"要不咱们再去南塘(当时富户聚集区)干一票?”当门下宾客被官府捕获后,他还亲自前去解救。
后来,王导庾亮等人去看望祖逖,在他家中发现很多裘袍珍玩,便问这些东西是从何而来。祖逖也不隐瞒,直言道:“昨夜又去了一趟南塘。”
中流击楫
祖逖率部北伐,北渡长江。当船至中流之时,他眼望面前滚滚东去的江水,感慨万千。想到山河破碎和百姓涂炭的情景,想到困难的处境和壮志难伸的愤懑,豪气干云,热血涌动,敲着船楫朗声发誓:“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意思是若不能平定中原,收复失地,自己就像这大江一样有去无回!后人便用“中流击楫”比喻立志奋发图强。
先吾着鞭
祖逖早年与刘琨为友,共以收复中原为志。祖逖获得朝廷任用后,刘琨对人道:“我枕戈待旦,志枭逆虏,常担心祖逖先吾着鞭。”意思是担心祖逖赶在自己前面建立功业。后人在诗文中常引用“先鞭”、“祖鞭”,以此形容奋勉争先。
威压王敦
王敦打进兵建康,处置朝臣,安插亲信,便先遣参军去告知朝廷,并向时贤暗示自己的意图。祖逖当时尚未出镇寿春,声色俱厉的对王敦使者道:“阿黑(王敦小名)怎敢如此放肆!你回去告诉他,让他赶快滚回去。如果迟了,我就带三千兵,溯江而上,赶他回去。”王敦遂打消了进兵建康的念头。祖逖死后,王敦大喜过望,认为再无人可以在军事上威胁自己,最终决意举兵叛乱。
智退桃豹
祖逖北伐时,部将韩潜与后赵大将桃豹分别占据浚仪城东西二台,对峙四十余日。祖逖命人用布囊盛满沙土,假装是食用的大米,派千余人运送给韩潜,又让担夫挑着真正的大米,佯作累坏了躺在道旁歇脚。当赵军派精兵来袭时,担夫丢掉米袋,四散而逃。赵军误以为晋军粮食充足,士气大挫。桃豹军中无粮,最终连夜撤军。
置酒作歌
祖逖收复河南后,休养生息,善待百姓。一次,他设宴招待当地耆老。耆老都流着眼泪道:“我们老了,却能得到祖将军这样的父母官,虽死无憾。”祖逖作歌道:“幸哉遗黎免俘虏,三辰既朗遇慈父,玄酒忘劳甘瓠脯,何以咏恩歌且舞。”
上应星象
祖逖去世前,豫州分野有妖星出现。此前术士戴洋曾预测道:“祖豫州九月当死。”妖星出现后,陈训道:“今年西北大将当死。”祖逖也叹道:“妖星应在我身。

家庭成员

关系

人物

备注

父亲

祖武

官至晋王掾、上谷太守。

哥哥

祖该

祖逖兄长。

哥哥

祖纳

祖逖异母兄,官至光禄大夫,封晋昌公。

弟弟

祖约

祖逖同母弟,祖逖死后统领兄长部众。苏峻之乱时与苏峻勾结,失败后投奔石勒,最终宗族全被诛杀。

妻子

许氏

淮南太守许柳的姐姐。

儿子

祖涣

曾任沛内史,随祖约叛乱,攻打皖城,被毛宝击败。

儿子

祖道重

祖约被杀时被祖逖故吏王安所救,后赵灭亡后复归江南。

史籍记载

晋书·卷六十二·列传第三十二》
资治通鉴·卷八十五·晋纪七》
资治通鉴·卷八十八·晋纪十》
资治通鉴·卷九十·晋纪十二》
《资治通鉴·卷九十一·晋纪十三》

影视形象

1994年电视剧《东方小故事之闻鸡起舞》,丁声洋饰演祖逖。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yuelishi.cn/jinchaorenwu/zud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