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法兴简介-南朝宋大臣

戴法兴(414年~465年),会稽山阴(今浙江省绍兴市)人。南朝宋大臣。
出身贫苦,少卖葛于市,后为吏传署,好学能文,颇通古今,文章盛名当时。彭城王刘义康掌权期间,戴法兴以才用被刘义康引见,被任命为记室令史。刘义康失势后,转投刘骏,担任刘骏的征虏、抚军记室掾,随刘骏迁转多地,后随刘骏率军攻入建康。孝武帝刘骏即位后,提拔戴法兴为南台侍御史,兼中书通事舍人,加建武将军、南鲁郡太守。又以参与密谋讨伐刘劭之功,封为吴昌县男,食邑三百户。后又转员外散骑侍郎、给事中、太子旅贲中郎将,侍太子于东宫。以颇知古今,又擅文笔,为孝武帝所重,参与中枢机要事务的处理和商议,权重当时。
前废帝刘子业即位后,戴法兴迁越骑校尉,凡诏敕施为,悉决戴法兴之手,益假专权。时刘子业欲有所为,戴法兴每相禁制,引起刘子业不满。戴法兴更多次裁减刘子业对宠臣滥加的赏赐,刘子业所宠亲信对他都十分痛恨。后被阉人华愿儿进谗于帝,免官赐死。著有文集四卷,盛名当时,今佚。

人物生平

出身贫苦
戴法兴出身贫苦,父亲戴硕子靠卖纻布为生。戴法兴从小就好学能文,戴法兴与两位哥哥戴延寿及戴延兴长大后都有各自的才能,戴延寿书法好,戴延兴修身有成,戴法兴文笔好,擅长写文章,兄弟三人虽然出身寒门,但在山阴县均有美德。当时山阴人就经常以他们三兄弟和当地富人陈载相提并论,说:“戴硕子的三个儿子,可以敌得过陈载的三千万钱。”
戴法兴年轻时,曾在山阴市集,卖葛布。后来因他文笔好,在当地都很有名气,所以被人推荐到官府当小吏。
义康赏识
当时正值彭城王刘义康专政和掌权时期,史称刘义康掌权期间,从来都不以出身的阶级看人,凡朝士有才用者,皆引入己府,即使位卑人微者,只要有才干,也能被刘义康引接。与宋文帝以门第为核心的用人原则不同,刘义康专政期间则是施行以才干为核心的用人原则。戴法兴因为文笔好,得到了刘义康的引见和赏识,先被任命为尚书仓部令史。之后,刘义康亲自到尚书选令史,就选中了包括戴法兴在内的五人,刘义康于是任命戴法兴为记室令史。
跟随刘骏
元嘉十七年(440年),在朝中掌权长达十四年的刘义康失势,被废黜,身体康复的宋文帝刘义隆重掌政事。先前在刘义康掌权期间,被刘义康提拔和任用的一批出身低微的人,大多都被贬官或者免职,赶出了京城。戴法兴和其他刘义康府的旧僚如刘延孙等人于是前往投靠武陵王刘骏,戴法兴被刘骏任命为征虏记室掾。
元嘉二十一年(444年),刘骏迁任南秦州刺史,晋升为抚军将军。戴法兴也跟着刘骏迁转,担任抚军记室掾。
元嘉二十八年(451年),刘骏转任南中郎将、江州刺史时,亦任命戴法兴为南中郎典签。
孝武重用
元嘉三十年(453年),太子刘劭弑父夺位,刘骏起兵讨伐,戴法兴与戴明宝、蔡闲等人,被刘骏任命为参军督护。同年五月,刘骏击败刘劭,即位为帝,即宋孝武帝。孝武帝即位后,任命戴法兴为南台侍御史,同兼中书通事舍人,因其专管内务,权势很重。
孝建元年(454年),孝武帝又给戴法兴加官建武将军、南鲁郡太守,同时让他到东宫配侍和教导太子刘子业
大明二年(458年),孝武帝追论戴法兴参与讨伐刘劭的功勋,封戴法兴为吴昌县男,食邑三百户。戴法兴后又转员外散骑侍郎,给事中,太子旅贲中郎将,仍兼南鲁郡太守。
当时,孝武帝对朝廷政事事都亲身参与,事必躬亲,不放权给诸大臣,故作为孝武帝信任的心腹戴法兴自然就得分担皇帝的事务。而戴法兴极为通晓古今事的特点就令他一直都很得孝武帝的亲侍,即使职务是在东宫,他也很得孝武重用。孝武帝在处理选授、迁转、诛杀和赏赐官员等大事几乎都会先与戴法兴及巢尚之两人讨论。
专权冤死
大明八年(464年),孝武帝去世,刘子业继位,是为宋前废帝。戴法兴也升迁为越骑校尉。当时太宰江夏王刘义恭受遗诏辅政,前废帝继位后又加其录尚书事,按理当总掌朝政,然而他却畏惧向来掌权的戴法兴等人,竟然退让,故前废帝即位后未亲政期间,不论诏命施政还是尚书大小事都由戴法兴决断,刘义恭等人只是有空名而已。不过,前废帝即位时已经十六岁,总想按自己意思做点事,但却屡屡遭到戴法兴的压制,戴法兴甚至以宋少帝被废往事相论,对前废帝刘子业说:“官所为如此,欲作营阳耶?”这令前废帝很不满。当时前废帝有一得宠宦官华愿儿,前废帝刘子业赐予了很多财帛给他,但当时戴法兴经常多次裁减刘子业给所宠亲信滥加的赏赐,故令华愿儿等人都很痛恨他。当时前废帝刘子业就派华愿儿到民间察听当时民间的风声谣言。华愿儿听到有人称戴法兴为真天子,刘子业只是赝天子,将之报告给前废帝刘子业,称戴法兴会危及刘子业地位,遂令刘子业大怒,于永光元年(465年)免去戴法兴的官职,遣他回乡并要将他流放到远郡,不久更命人到其家中赐死他,享年五十二岁。戴法兴死后,前废帝又杀了他两个儿子,烧其棺椁,抄没其财物。 

人物评价

刘彧:故越骑校尉吴昌县开国男戴法兴,昔从孝武,诚勤左右,入定社稷,预誓河山。及出侍东储,竭尽心力,婴害凶悖,朕甚愍之。
沈约:①法兴能为文章,颇行于世。②法兴颇知古今,素见亲待。
钟嵘:苏、陵、任、戴,并着篇章,亦为绅之所嗟咏。人非文才是愈,甚可嘉焉。
叶适:魏晋以来,以贵役贱,士庶之科,较然有辨……不然,则戴法兴与徐爰、阮佃夫辈,皆士大夫之选,岂得尚为恩悻耶? 

个人作品

戴法兴的文章在当时颇有盛名。钟嵘在《诗品》一书中评价戴法兴等人的作品时,认为“苏、陵、任、戴,并着篇章,亦为绅之所嗟咏。人非文才是愈,甚可嘉焉”。《隋书·志·卷三十》曾载录《戴法兴集》四卷,可惜的是戴法兴的文章已经失传了。

家族成员

父:戴硕子
兄:戴延寿、戴延兴
孙:戴灵珍

南史文载

戴法兴,会稽山阴人也。家贫,父硕子以贩紵为业。法兴二兄延寿、延兴并修立,延寿善书,法兴好学。山阴有陈戴者,家富有钱三千万,乡人咸云:“戴硕子三儿敌陈戴三千万钱。”
法兴少卖葛山阴市,后为尚书仓部令史。大将军彭城王义康于尚书中觅了了令史,得法兴等五人,以法兴为记室令史。义康败,仍为孝武征虏抚军记室掾。及徙江州,仍补南中郎典签。帝于巴口建义,法兴与典签戴明宝、蔡闲俱转参军督护。上即位,并为南台侍御史,同兼中书通事舍人。法兴等专管内务,权重当时。孝建元年,为南鲁郡太守,解舍人,侍太子于东宫。大明二年,以南下预密谋,封法兴吴昌县男,明宝湘乡县男。闲时已卒,追加爵封。法兴转太子旅贲中郎将。
孝武亲览朝政,不任大臣,而腹心耳目不得无所委寄。法兴颇知古今,素见亲待,虽出侍东宫,而意任隆密。鲁郡巢尚之,人士之末,元嘉中,侍始兴王浚读书,亦涉猎文史,为上所知。孝建初,补东海国侍郎,仍兼中书通事舍人。凡选授迁转诛赏大处分,上皆与法兴、尚之参怀。内外诸杂事多委明宝。上性严暴,睚眦之间,动至罪戮。尚之每临事解释,多得全免,殿省甚赖之。而法兴、明宝大通人事,多纳货贿,凡所荐达,言无不行,天下辐凑,门外成市,家产并累千金。明宝骄纵尤甚,长子敬为扬州从事,与上争买御物。六宫尝出,敬盛服骑马,于车左右驰骤去来。上大怒,赐敬死,系明宝尚方。寻被原释,委任如初。
孝武崩,前废帝即位,法兴迁越骑校尉。时太宰江夏王义 恭录尚书事,任同总己,而法兴、尚之执权日久,威行内外,义恭积相畏服,至是慑惮尤甚。废帝未亲万机,凡诏敕施为,悉决法兴之手,尚书中事无大小专断之,颜师伯、义恭守空名而已。尚之甚聪敏,时百姓欲为孝武立寺,疑其名。尚之应声曰:“宜名天保。诗云:‘天保,下报上也。’”时服其机速。
废帝年已渐长,凶志转成,欲有所为,法兴每相禁制。谓帝曰:“官所为如此,欲作营阳邪?”帝意稍不能平。所爱幸阉人华愿儿有盛宠,赐与金帛无算。法兴常加裁减,愿儿甚恨之。帝尝使愿儿出入市里,察听风谣,而道路之言,谓法兴为真天子,帝为赝天子。愿儿因此告帝曰:“外间云宫中有两天子,官是一人,戴法兴是一人。官在深宫中,人物不相接,法兴与太宰、颜、柳一体,往来门客恒有数百,内外士庶无不畏服之。法兴是孝武左右,复久在宫闱,今将他人作一家,深恐此坐席非复官许。”帝遂免法兴官,徙付远郡,寻于家赐死。法兴临死,封闭库藏,使家人谨录钥牡。死一宿,又杀其二子,截法兴棺两和,籍没财物。法兴能为文章,颇行于世。
死后,帝敕巢尚之曰:“不谓法兴积衅累愆,遂至于此。吾今自览万机,卿等宜竭诚尽力。”尚之时为新安王子鸾抚军中兵参军、淮陵太守,乃解舍人,转为抚军谘议参军,太守如故。明帝初,复以巢尚之兼中书通事舍人、南清河太守。累迁黄门侍郎,出为新安太守,病卒。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yuelishi.cn/nanbeichao/daifaxing.html